test
全国抢救家书项目东北工作站辽宁专栏联系电话:18204322506 15043223466.【征集家书】

姐姐生女报喜的家书迟到67年

时间:2017-03-08 12:3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姐姐生女报喜的家书迟到67年 沈阳 │ 来源: 辽沈晚报 作者: 2015-07-20 08:11 编辑: xiangran 新闻到底:《298封长春围城家书来辽寻主人》 新闻闪回:1948年6月至10月,解放战争期间,人民

姐姐生女报喜的家书迟到67年

沈阳  来源:辽沈晚报 作者: 2015-07-20 08:11 编辑:xiangran

 

 

 

  新闻到底:《298封“长春围城”家书来辽寻主人》

  新闻闪回:1948年6月至10月,解放战争期间,人民解放军围困长春5个月,当年寄出城外的信件多未送达。目前吉林档案馆共保存了1396封家信,其中辽宁有298封。今日起,本报重启寻访,向社会征集家书名单中的老人及其后人,让寄往辽宁的298封家书能顺利回家。

  母亲后半生都在跟子女念叨,后悔把女儿嫁给了当兵的。一直到临去世还在跟孩子们说,留意姐姐的消息。

  一封女儿生孩子的家书在迟到了67年后,终于即将回家。

  弟弟出生时姐姐出嫁

  7月17日,记者在沈阳市沈河区承德路31-1号楼见到了承保昌夫妇。他们说一看见寻找名单上“沈阳市一心街二段102号承老先生收”的地址,就确定是姐夫写给自己家的报生女平安的信。“我们家是满族老姓‘爱新觉罗’,后来根据我爷爷的‘字’改姓了承。这地方在宗人府北边以前叫一心区,这一片老承家就我们一家。我们家当兵在长春驻军过的就我大姐和姐夫。”

  提起大姐承保昌没有印象,“我出生那年姐姐出嫁,我从没见过,我姐也就知道有我这么个弟弟”。他听母亲和父亲回忆,当年父亲是个地方官,姐夫是国民党军队的连长,来沈阳驻军要面见地方官。“他来我们家拜访,一来就看中我姐姐了,后来三番五次亲自上门提亲。本来我父母都不太愿意,怕姐姐嫁给军人不安稳。结果我奶奶做主,说姐夫长得好人品也不错,我姐夫这才如愿,大姐当年就随军走了。”当时承老先生全家都期盼着战争快些过去,家人早日团聚。

  围困长春时姐姐生孩

  承保昌爱人回忆,当年婆婆只要一跟自己聊天就会提起自己这个大姑姐,“姐姐随姐夫辗转多地,还参加了缅甸阻击战,姐夫后来当了营长在长春驻军。婆婆说当时已经来了家书,说姐姐怀孕希望娘家可以来人照顾月子。这是我婆婆家第一个孙辈,婆婆早早就把行李收拾好了,而且怕去了长春冬天太冷,特意新做了一身厚呢子大衣准备带去穿。”

  等了一天又一天没有再等到女儿和女婿的消息,“我婆婆说天天盼天天哭,就怕打起仗来女儿和女婿出事。我婆婆也不知道女儿到底应该什么时候生,好几次就想带着东西往长春去,都被家人拦下了”。

  最后家书从海南寄出

  等了半年多,家里忽然收到一封信,寥寥数语看起来有点匆忙,“信是从海南岛邮来的,上面写着母女都平安,还说他们一家三口准备去台湾”。

  根据婆婆的讲述承保昌爱人得知,当初姐夫在长春解放后去了海南岛,“当时女儿还不满一岁,据说身体很健康”。

  这个小外孙女也成了姥姥一辈子的惦念,看见小孩就念叨自己的外孙女,后来看见孙辈就念叨“我那个外孙女也该这么大了”,一直到老人1978年去世。

  40年后收到姐夫字条

  后来消息就断了,数十年没有音信。

  1988年秋,一个名叫朱德喜的小伙子突然找到了承家,送来了一张字条。字条上写着承保昌父亲、大哥、二姐的名字,落款是“李鹏”。这是一张从台湾送来的字条,还都是繁体字。“我一看就想起来是姐夫,姐夫就叫李鹏。我当时就激动了,赶紧款待小伙,然后把大哥、二姐等等还在的亲属都叫回老宅开了家庭会议。”

  原来姐夫到台湾后出任过黄埔军校教官,1949年后退伍经商了。姐姐、姐夫从台湾写了大量家书,一封回信都没收到,“后来我们知道有的信到了沈阳,但是已经没有一心街了,所以又返了回去”。

  1985年,姐姐心脏病去世的消息也没能送达。

  1988年姐夫一个球友要回沈阳探亲,临走之前问姐夫是否沈阳还有亲戚,可以帮忙寻找,于是姐夫写下了字条和地址。

  姐夫的球友到了沈阳后,跟亲戚家学手艺的朱德喜对沈阳很熟,帮忙一路打听终于把信送到了承家。“我们兄弟姐妹几个给姐夫回信以后,又等了三个月,姐夫回信说1989年春末夏初回沈阳探亲。”

  第二年姐夫重归故里

  1989年夏末,终于等到了姐夫打给二姐的电话,“我们一起到机场接了姐夫,见面的时候姐夫精神那么好,一看就是当兵出身”。“当时我第一次见到姐夫,姐夫还跟我念叨说姐姐晚年一直惦记老家,时常提起没见过面的弟弟,都不知道后来家里还多了个妹妹。”

  姐夫跟二姐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当年少年分别再见已是暮年,老房子当时还没拆,家里的人却不全了。

  姐夫带来了他们夫妻俩跟三个孩子的合影。那个战火中出生的大女儿当时已经是台湾某中学老师了。

  姐夫回台湾后一直跟二姐有电话和书信联系,后来年岁越来越大就没再回来过。“我们这次看见寻找家书主人,就是那封报生女平安的家书没错。现在姐夫已经94岁了,他也很希望再看看家书。”承保昌夫妇希望拿到家书,传真给台湾的姐夫,让他也弥补当年的遗憾。

  本报已经与吉林省档案馆联系,正在调取原件。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康馨月

7月17日,在沈阳承保昌家中,他讲述着姐夫给自己父亲写信的经过,又提起姐夫也曾和自己有书信往来。

承保昌姐夫写的一封信几经辗转寄到手中。本组图片由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 姜旭 摄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