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st
全国抢救家书项目东北工作站辽宁专栏联系电话:18204322506 15043223466.【征集家书】

玩着乐着 好家风就传下去了

时间:2017-03-08 12:30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玩着乐着 好家风就传下去了 来源: 辽宁日报 2017/02/22 16:42:19 这幅著名书法家题写的横幅,温福珍大妈和老伴儿准备在不久后住上楼房再挂起来。 □王 华 摄 跳起自编的棒棒舞,温福珍

玩着乐着 好家风就传下去了

 
来源:辽宁日报 2017/02/22 16:42:19

  这幅著名书法家题写的横幅,温福珍大妈和老伴儿准备在不久后住上楼房再挂起来。 □王 华 摄

  跳起自编的棒棒舞,温福珍举手投足间韵味十足。 □王 华 摄
  核心提示
  今年75岁的温福珍一家,居住在瓦房店市三台满族乡西蓝旗村,是村里人人羡慕的幸福家庭。温大妈是当地家喻户晓的文艺骨干,组织高跷队、秧歌队,带着村里的妇女跳广场舞,整理恢复满族传统特色的棒棒舞、腰铃舞,还创作了不少二人转、快板作品。乡亲们感谢温大妈一家为繁荣乡村文化生活所做出的贡献,更敬重和佩服这一家人的善良、勤快、和睦、乐于助人。一个平凡的农村家庭用自己淳朴的家风影响邻里并荣获“全国文明家庭”称号。

  把村里的好媳妇编进快板里

  2月18日,去瓦房店市三台满族乡西蓝旗村采访温福珍一家。到村里时是下午1点多,一打电话,温大妈说正在乡里排练舞蹈呢,“等在原地别动,让你大爷去接你。”
  第一次见面,温大妈给人的印象和此前记者电话联系时的想象完全一样,布满皱纹的脸上满带笑意,浓重的辽南口音里有说不出的热情和亲切,花毛衣、黑棉袄、黑西裤,常见的农村老太太的打扮,只有颈上的红围巾和脚下的粉色单鞋透露出了些许与众不同的文艺气息。
  排练的地点是乡里为附近几个村搬迁上楼居民新建小区的文化广场。一共四组32个妇女,每人手中一对两头拴着彩色绸子的小棒,正随着音乐起舞。这正是新闻报道中所说的由温大妈重新创编的满族传统舞蹈——棒棒舞。
  2009年,乡里成立了满族民间艺术团,把全乡的文化骨干都召集到一起,目的就是把当地的满族、锡伯族的传统艺术恢复起来。温大妈就想到了小时候曾经跳过的满族棒棒舞,“那时候是单棒,一头拴着个小铃铛,左拍肩、右踢脚,既是舞蹈,也是体育运动,很好看。”请文化馆的一个作曲家现编了一个5分钟的满族风情的曲子之后,温大妈按照自己童年时的记忆,再融合进去自己所学过的京剧、评剧的一些动作,编成了这个舞蹈。这个节目,是要代表瓦房店参加大连市里的“三八”节群众文艺演出的,队员们来自乡里的好几个村。机会难得,女人们练得格外卖力气。温大妈一边打着拍子一边指挥走位,时不时还要停下来,把一些难度较大的动作重新进行改编,好让大伙尽快学会。75岁的人了,动作依然轻盈,做示范动作的时候时而一个轻巧的跳步,韵味十足。
  并不是每个妇女都能学到温大妈的神韵,脚步沉重、动作僵硬的也不少。可温大妈似乎并不在意,“跳得最好的几个都是西蓝旗的,包括我儿媳妇,都是练了好几年了。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村妇女,都是业余的,我也顶多算半个专业的,也就是年轻的时候在市里的业余京剧团、曲艺团待过几年。再说,家家情况都不一样,今天这个出去打工,明天那个要伺候老人出不来,人老是换,每次都得重新学。跳得好坏没那么重要,就是个玩,大伙一起乐乐呵呵的,比啥都强。”
  如果就图个乐和,为啥还要编新节目呢?跳广场舞不也一样乐和?“还是不一样。我在2000年的时候在村里成立了高跷队,当时大伙可爱看了,不光西蓝旗,周边十里八村的都来看。可过了两年,大伙说,还想看秧歌,就又成立了秧歌队。可后来又不满足了,我就排二人转,编快板、小品,把咱身边的事都编进去。编过一段单出头《咱村有个高跷队》,大家都爱看,还在大连市拿了大奖呢。后来又把原来我们村的一个好媳妇赵玉坤怎么伺候公婆的故事编成了快板,虽然没点名,可谁都知道是她。大伙对自己身边的事比电视节目还爱看。”

  自创家训“不传珠宝传文化”

  两个小时排练结束,跟着温大妈老两口回村。可温大妈不知道,在等她老伴儿徐祥积来接的那段时间里,记者已经在村里进行过一次“暗访”了。
  记者跟附近小卖店的大姐打听温大妈的家,大姐说:“前街拐进去,走几步就能看见。”记者看着温家全国文明家庭申请表中的介绍:“全家人都支持温大妈的工作,女婿自掏腰包盖起六间大屋的500多平方米文化大院,温大妈和儿媳妇在文化大院里组织周边近60人开展活动。”想必这温大妈家一定很好找,至少一排六间大瓦房在村子里一定很显眼。可在狭窄的村道上拐了又拐却没找着。村子里很静,一路没遇到村民,从沿途经过的几处比较宽敞漂亮的住宅外向里边望,看来看去都不像,只好又回到原地等。
  一进温大妈家的院子,记者就愣住了,再普通不过的农家,面积不过一二十平方米的小院,两间正房加一个略显简陋的灶间,室内虽然干净但家具摆设都很老旧,在经济比较发达的辽南农村这也就算中等水平。跟温大妈说起之前六间大瓦房的“豪宅”猜想,老人家爽朗地哈哈大笑起来:“那是专门活动用的,不能住人。咱就是个普通的人家,哪住得起那么大房子!”
  “就是个普通的农村人家”成了整个采访过程中温大妈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去年12月12日,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全国文明家庭表彰大会,全国300个家庭受到表彰,温大妈代表全家去领奖。跟这些家庭的代表交流,更让她感觉自己没做啥大贡献:“咱跟人家没法比,有的人家虽然也不富裕,可捐了几十万元资助困难户。你说咱干啥了?都是平常生活里的小事。”
  事迹材料里说,你的家训是“不传珠宝传文化”,这么有水平的话是别人帮您总结出来的,还是您自己想出来的呢?
  我自己想的。我和老伴儿结婚时没有箱、没有柜,完全是白手起家,他是普兰店人,在这没有一个亲戚,我家也穷,结婚还得租别人的房子住。可别看穷,我就一直这么个想法,没有钱不能生活,可钱多了也不见得就能换来别人的尊敬。比如教育孩子,再穷也不能偷、不能抢,农村里跟别人家借东借西是常事,可人家家里要是当时没人,事后一定得告诉一声。还有就是看到岁数大的叫爷爷奶奶,跟你妈妈岁数差不多的得叫个姨,不能大大咧咧的,看到人不知道说个话。家里孩子多,手头紧,咱就得勤快,村里人都知道我过日子仔细,连块豆腐都舍不得买,可谁家要有事,需要咱帮,我能帮就尽量帮,自个儿帮不了也想办法找人去帮。看到村里谁家的孩子穿不上衣服,我就把自家孩子小时候的衣服找出来,人家不嫌恶就拿去。
  现在日子好过了,可这些好传统不能扔。儿子经常去帮别人家干活,每次我都嘱咐,可不兴跟人家要钱啊,儿子就说:“妈,你放心!”闺女在村里包了个鱼塘,还开了个饭店,看到村里有一户老两口因为给儿子还外债日子过得挺苦,就经常给送点鱼、送些饭菜,我就表扬她:“徐丽,这事你做得对!”看到孩子们这样,心里真是挺高兴的。
  温大妈的老伴儿徐祥积也是个和气的老头,就是话少,大妈跟记者聊得热闹,他就在一边默默地听,时不时地抿着嘴笑。
  “大爷当年在乡里的机修厂工作,也算是个吃公家饭的,找媳妇肯定挺挑剔吧?看中大妈哪一点呢?能唱能跳,还是长得漂亮?”徐大爷不好意思了,半天才说了一句:“是媒人介绍的,说过日子是一把好手。”咋个好法?“什么农活都能担起来,还会做家务活,会做衣服,性格也好,对人热情。”
  讲礼貌、勤快、热情、和气,老两口你一句我一句总结出来的就是这个文明家庭要传下去的家风。

  甘当村里的
  义务调解员

  唱歌跳舞的事和家里的事都说了不少,可记者还有个疑问始终没解开:“事迹材料里说,您和媳妇成立了文化大院,丰富了村民的文化生活,村里喝酒赌博的少了,邻里矛盾少了,欢歌笑语多了,和谐文明家庭多了。这唱歌跳舞和破除陋习、调解邻里纠纷能有多大关系?”
  “咋能没关系?”温大妈的话匣子一下子打开了。
  我是15年前才住到这条街上的,当时这条街是出了名的打仗街,原来住的人家就是受不了东西屋的邻居才搬走的。东边屋那两家,一家是年轻媳妇,爱热闹,经常招人到家里玩,另一家的老太太就成天趴在墙头看,然后到处去说年轻媳妇家的闲话;西边屋那两家,一家养鸡,有一天一只鸡不知道怎么死了,被人扔在了院子当中,这家的媳妇就怀疑是邻居家使的坏。这两边成天就为了这些鸡毛蒜皮的事打个没完。
  等我来了,就把她们几个都弄到我的秧歌队里。几个人都来找我,话都一样:“我跟她合不来,别给我们弄一队。”我就劝,对东屋那个岁数大的我说:“咱说啥话都得有事实根据,你岁数比人家大,看不惯年轻人的做派咱就不看,可不能出去瞎说呀。”对岁数小的我说:“人家一天书没念,你是初中毕业,咱有文化有素质,哪能跟老的一般见识?”这边劝好了,我又劝西屋那俩:“那么大个国家都能团结,咱一个小家哪能成天价鸡争鹅斗的?说一打仗就给你气得胃疼,最后还不是害自己吗?”话就这么一点点说开了,等真的跳起来、唱起来,大伙就把生气的事给忘了。现在这几家交情可好了。
  在农村,婆媳关系是大事吧?“要我说,这就需要个换位思考。就说我家这媳妇吧,真是不错,能干,还孝顺老人。可也都不是完人,年轻人玩心重,有时候吃完晚饭就跑出去玩,灶台上碗筷也没收拾利索,我有时候也看不惯,可转念一想,咱家的闺女嫁到别人家不也是这样吗?气就顺了。看到有的婆婆凑到一块说媳妇的坏话,我就说,婆婆对媳妇有意见当面跟她说,哪能到外面去讲自家媳妇不好?看到媳妇讲究婆婆是非的,我也要说上一嘴,别人家婆婆再好,是能给你看孩子还是能给你做饭?可别不知足!”
  您可真会劝人,是不是村里有矛盾都愿意找您给说和?“都成了村里的义务调解员了。农村最大的矛盾都跟地有关,划地垄沟,谁都想多占点,时不时就打起来,有时候连派出所和乡里的调解员都劝不了,就来找我。我就去说:不有那么句诗吗,‘千里捎书只为墙,让它三尺又何妨’,古人能做到,咱咋还越活越回去了?都听大姑的,你往后让半尺,你也往后让半尺!”
  这么简单就解决了?同样的例子温大妈举了很多,每一桩看起来都是难题,可到了她嘴里就是几句话的事。全部听下来,记者得出一个结论,也不全在温大妈说了啥,只是因为村里人信她、服她。

  补记

  新乡贤

  温大妈跟记者慢声细语地拉家常,详细讲述她所形容的“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普通妇女”的日常。
  说到自己得到的各种荣誉,她对老伴儿说:把咱那些奖状拿出来给记者看看。于是徐祥积老汉就拎出一个半旧的旅行袋,从里面把各种奖状、奖牌、奖杯往外掏,瓦房店的、大连的,还有省里的、全国的,不一会就摆了半铺炕。一个普通的农妇会怎么看待这些荣誉呢?“就是留个念想呗,人活一辈子,谁不想留个好名声。去年7月,大闺女生病去世了,去世前她对我说:‘妈呀,我走了,你别难过,你该跳就跳,该唱就唱,还得领着大伙玩,把身体锻炼好了,好日子还在后头呢,有几个农村老太太能上人民大会堂去领奖?’她的话让我心疼,可也说到我心里去了。”
  显然,与装在旧旅行袋里的奖状相比,装在别人心里的念想是温大妈更为看重的。由此,记者脑子里跳出了一个词:新乡贤。
  对“乡贤”一词的最简单释义是“品德、才学为乡人推崇敬重的人”。而在今天,能够把一个农村居民与“新乡贤”一词联系在一起,至少需要三个基本条件:第一,乡贤首先就是能够“齐家”的人,自己的小家经营得红红火火、日子过得和和美美,村里人才真服气,才能成为村民的样板。第二,热心公益,积极投身公共服务,对村里的经济社会发展和社会和谐稳定有贡献。第三,有一定的文化自觉,对一个区域的文化建设有贡献。
  她的家里父慈子孝、婆媳和睦,“不是吹牛,我在西蓝旗生西蓝旗长,从小到大,就没跟人闹过别扭、干过仗。儿媳妇过门也快30年了,咱婆媳俩就没红过脸。儿子、闺女虽说也没挣啥大钱,可在这屯里也是人人都说好。这样的人家在农村也难找。”这就是“齐家”的自觉。
  她是村里的热心人、是村民的主心骨,谁有事都找她说和,有了难处也愿意跟她说,这就是投身公益的自觉。
  她又是个民间的文艺骨干,“几百年的文化了,老辈的艺人都不在了,只能自己琢磨,咱要再不弄,年轻人就更不会了,这门艺术也就传不下去了。”这就是一个文化传承者的自觉。
  虽然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农村妇女”,可从这三个标准来看,温大妈无疑就是西蓝旗村的新乡贤。

  □刘芳秀/本报记者/高 爽

(责任编辑:admin)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尚未注册畅言帐号,请到后台注册
栏目列表
推荐内容